六村门户网站

新疆的农业正在发生变化:无人机让农民成了一份超酷的职业

热度:3273
2019-11-01 11:14:18

玉里县以东的新疆将穿过荒芜的戈壁沙漠,在大约2小时的车程内到达一望无际的棉花海。这是韩国兄弟的棉田。

43岁的韩光高中毕业后开始种植棉花。他种植棉花已经20多年了。我弟弟韩晖于2003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应哥哥的号召,回到尉犁县种植棉花。兄弟俩在尉犁县共种了4000亩棉花,其中弟弟占了1500亩。

每年九月至十月,新疆棉花进入采摘季节。为了使棉花收获均匀,棉农需要在棉花上喷洒脱叶剂。这是一种生物调节剂,能使棉花絮状物在同一时间内成熟脱叶,便于机器均匀收获。

与三年前不同,喷洒脱叶剂不再依靠人力或拖拉机,而是使用无人驾驶飞行器喷洒农药,这已成为新疆棉农的标准。

无人机在新疆的渗透率有多高?据新疆最大的无人机植保提供商吉飞科技统计,2018年在新疆运营的无人机数量为670万亩,新疆棉花种植面积超过3000万亩。换句话说,每4-5件新疆棉衣,就有一件棉料被无人机喷洒。

基于此,今年,冀飞科技在新疆农村开展了前所未有的全国范围的农业无人机联合喷洒行动——秋收“翅膀”活动。据统计,自8月下旬以来,近3000架极飞植保无人机、1500多名飞行员和1000多支防空分队先后从全国各地来到新疆,与新疆1500多架无人机联合向棉花喷洒脱叶剂。

捷飞科技成立于2007年。其主要业务是智能农业技术的研发和推广。它是世界领先的农业技术公司、无人机研发制造商和农业自动化设备运营商。据冀飞科技统计,截至2019年9月21日,冀飞植保无人机在全球的总作业面积超过3.1亿亩,节约农业喷雾用水429万吨,减少农药化肥滥用18600吨。

秋收之翼:变化正在发生

与三年前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第一次访问尉犁县相比,使用无人驾驶飞行器进行植物保护已经成为新疆的普遍现象,科技正在悄悄地改变着这片土地。

对韩国兄弟来说,无人机已经改变了他们的棉花生意。今年,韩晖兄弟没有与新疆以外的行动小组预约,而是直接购买了两架极地无人机来管理他们4000亩棉田。

棉花在整个生长过程中需要处理8-10次,包括化学防治剂缩节胺、叶面肥、杀虫剂、脱叶剂等。韩晖种植了1500亩棉花,每年成本约为8万英镑。据韩晖介绍,今年使用无人机精准施药技术管理棉田,大大提高了农药和肥料的利用率,施药成本仅为3.8万英镑。

从优质品种选择到精细棉花管理,再到高效准确的脱叶收获,韩晖兄弟管理的棉田今年预计亩产450-500公斤,比当地平均水平高出50-100公斤。

三年前,奇飞植物保护公司的工作人员向田间的农民解释了无人驾驶飞行器(UAV)用药的原理。这篇文章中的所有照片都是由澎湃新闻记者王欣欣拍摄的。

三年前,很难想象。当时,当地农民对无人机的接受度不高,有些人仍然持怀疑态度,认为无人机只是一时兴起的玩具。极地飞行技术的植保人员需要向野外农民解释无人机的飞行原理和药物应用优势。有时,在农民愿意让无人驾驶飞行器在他们的农田上喷洒农药之前,甚至有必要确保农民的作业效果。现在,许多农民不仅愿意自己购买无人机,还希望极高技术的技术人员能够第一时间把新技术带到自己的田地里进行实验。

如今,越来越多的农民主动购买无人机。

三年前,最愿意选择无人驾驶飞行器进行植保作业的大多是80后和90后。现在,越来越多像韩国兄弟一样的40岁和50岁的人开始操作无人机。

整个棉花产业链也发生了变化。在当地农资商店,澎湃新闻的记者注意到,随着无人机药物在新疆的应用逐渐成熟,拖拉机图案通常印在农药盒上,以显示农药适合拖拉机作业。现在杀虫剂盒上的图案已经被极速飞行的无人机图片所取代。

做农民也很酷

在尉犁县郊区,澎湃新闻还采访了拥有5000亩棉田的农民张林。今年,张林为他的长期工作人员购买了极飞p30无人机进行操作。在新疆,许多大型种植者经常长期雇佣1-2名工人来管理他们的农田。这些长期工人通常年龄较大。

在新疆,越来越多四五十岁的人开始操作无人驾驶飞行器。

在无人驾驶飞行器流行之前,张林需要预约拖拉机在采棉季节喷洒药物。然而,当拖拉机进入棉田时,通常会对棉花造成很大的损害。同时,杀虫剂对人们也不友好,更不用说消耗成本了。以1000亩棉田为例。如果用拖拉机喷洒脱叶剂,每次至少需要三次。一次旅行后,大约1亩棉花将被压碎。总共6辆机车将造成5-6亩棉花损失。按每亩棉田产量400公斤,每公斤8元的价格计算,拖拉机喷洒脱叶剂造成的损失约为16000-19200元。此外,施药精度、作业效率和天气等因素对棉农全年的收获影响很大。

过去,农民拒绝使用无人机的原因之一是难以控制。配药需要无人机的高飞行高度和高精度。让没有经验的高级工人操作是非常不现实的。对此,极地飞行技术公司升级了无人飞行器的技术。如今,即使没有无人机操作经验的人也可以立即开始使用回形针和手机。

如今,即使没有无人机操作经验的人也可以立即开始使用回形针和手机。

“姬妃非常简单地设计了这个操作系统。只要你能发送微信红包,你就能操作无人机。”张林告诉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Surging News)在棉田注意到,操作无人机的长期工人可以在戴着耳机听音乐的同时完全操作无人机。让人们感到更高兴的是,这些长期工人告别了过去在阳光下向棉田喷洒化学物质的工作。现在他们可以坐一张小板凳或拉一张吊床,在树荫下,用两次移动电话,他们就可以完成数千英亩农田的工作。

一位年老的农民正在操作一架无人驾驶飞机

科学技术已经使农民不再是一份辛苦的工作,而是一个很酷的职业。

智慧农业

在新疆,无人驾驶飞行器用于植物保护服务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对冀飞科技来说,它想做的更多的是利用科学技术将农业数字化,使其更加智能化。

在使用无人驾驶飞行器进行植物保护行动之前,必须做的是绘制农田地图。三年前,如果你去新疆,你会看到许多值班的人拿着rtk设备,走在田野里,用脚测量土地。今年,经过技术升级,奇飞科技推出了“夏姬”无人机,可以直接用于测绘。在提高效率的同时,冀飞通过技术迭代完成了尉犁县大部分农田的数字化。

新疆尉犁县大部分农田已经数字化。

"农业无人机不仅是一种配药工具,也是智能农业的关键."捷飞科技创始人彭彬在接受澎湃新闻独家采访时说。

为了使无人驾驶飞行器能够安全高效地飞行,有必要为它们绘制更精确的地图,预测更精确的天气,提供更快更稳定的通信网络,并培养能够控制它们的“大师”。姬飞称这些“额外的”工作为无人机公共服务设施。主要分为三个部分,即地理信息服务、人才培养机制和大数据平台。

简而言之,在无人驾驶飞行器的帮助下,极地飞行为农业植物保护建立了一个信息闭环。无人驾驶飞行器不再是简单的植物保护工具,而是一种收集信息的手段。

当农田被数字化时,后台的管理者会得到一张农田的处方图,并且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一个农田上发生的变化。今年种植什么、如何预防病虫害以及农作物如何在农田中生长已经变得很清楚了。

这种数字平台已经在尉犁县的农家店投入使用。尉犁县农产品商店的店主陈金龙告诉本报,利用大数据平台,他们也可以直接为农民提供金融服务。农民需要购买的农业材料是否真实,贷款借款是否真的用于农田,这些以前看不见的信息现在清晰地显示在大数据平台上。

“在我想到未来农业的场景中,农田的增长过程是自动化和机器人化的。所有这些我都希望在未来3-5年内实现。”彭彬说。

500万彩票网

© Copyright 2018-2019 katherynsins.com 六村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