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村门户网站

青少年体质下降30年:课间游戏为何消失?体育课为何如此无聊?

热度:4936
2019-11-02 07:39:35

在过去30年左右的时间里,尽管中国在世界舞台上迅速崛起,人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但中国青少年的身体健康状况却持续下降。杜南对这一现象进行了一系列报道。在整理了上一份报告背后的原因之后,发现扭转这种局面是一个长期和系统的项目。一些专家呼吁广东率先建立青少年体质健康评价体系。通过建立大数据平台和精细化管理,可以充分利用现有的措施和资源,促进青少年的身体健康。

体育作业的效果需要观察

户外活动和体育锻炼的减少以及年轻人沉重的学习负担造成了年轻人身体健康持续下降的一系列原因。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近视患者达到6亿,青少年近视率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

2019年9月20日,广东省开始实施《广东省儿童青少年近视综合防治实施方案》。根据该计划,鼓励学校每天分配适当数量的体育作业。全面实施冬夏学生体育作业制度,确保节假日学生每天2小时以上的户外体育活动。

杜南记者从广州市教育局了解到,广州市正在推进“家庭作业”的实施,以促进学生积极参与体育锻炼。广州市教育局将在去年、今年和明年连续三年测试和跟踪40万中小学生的体质,为每个学生建立健康档案,并提供个性化的锻炼和饮食建议。

一些专家表示,体育作业的初衷是很好的,但它能否在现实中实施,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体育锻炼需要空间、时间和指导。经过这么多年每天一小时的锻炼,学校没有很好地实施。现在锻炼的任务被分成了父母。形势不容乐观。事实上,学校希望把孩子的锻炼交给家庭分解和完成,而家庭希望学校组织和完成,所以最终的效果还有待观察。”专家说。

上述专家认为,只有实施和提高学校教育评价标准,正确处理体育与安全管理的关系,避免以学校体育和全体学生身体健康为代价的校园安全事故,才能有效激发学校的积极性。

建议改革高中入学考试。

如何解决学习负担重、孩子没有时间睡觉和没有时间锻炼的问题?为什么学生哭了这么多年来减轻他们的负担,但效果并不理想?对此,许多专家建议改革考试制度,调整“指挥棒”的导向作用。

中国教育科学院体育与健康艺术研究所所长吴曾健说,体育成为高中入学考试的科目,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教育改革的尝试。当时,它是基于“考体育是为了吸引社会对体育的关注,而不是用分数来卡学生进高等学校”的设计理念。因此,在体育初试的考试项目选择上,采用了“简单、可测量、易评分”的基本原则。体育考试的科学性很少被考虑,也存在固有的缺陷。

吴健认为,高中入学考试应在体育教学中升级,体检的设计应科学、系统,充分反映学生的身体健康水平,体现他们的身体素质和机能。同时,要提高难度,强化筛选和选拔功能,而不是80%-90%以上的学生达到优秀水平。

近年来,广东省也对体育高考进行了改革。2019年,广州市也开始符合全省标准。一些家长曾表示反对。中国田径理论研究会会员、中国体育科学协会会员、广州体育学院教授袁云平教授表示,改革后难度仍然不高,未来学生体质健康水平提高后还需进一步提高。

袁云平也对高考体育项目的科学性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说,设置800米和1000米测试的主要目的是提高青少年的心肺功能,但800米和1000米跑的能量供应模式是有氧代谢和无氧代谢的结合。标准提高后,更多的是厌氧代谢。因此,项目的设置会有一定的推广效果,但最好设置更长的运行距离,放宽时间标准。

在最近的各种身体健康调查数据中,一些地方调查数据显示,被调查地区青少年的身体健康状况仍在下降,而一些数据显示,身体健康状况有所改善,但仍徘徊在较低水平,但相对一致的结论是,大学生的身体健康状况仍在下降。

体育不应该“这么无聊”

场地、体育器材、体育教师和经费的短缺都是影响学校学生体育锻炼组织的客观问题。然而,从杜南记者自身的经验来看,这些因素很重要,但不一定是决定性的。

20世纪90年代,在湖南农村,大多数学校的体育设施都是平坦的,没有跑道。在学校所有体育设施的印象中,只有几根跳绳没人用过。然而,在小学六年里,由于学生们有丰富的体育游戏,青少年的身体素质得到了很好的发展。

女生最常见的跳绳和踢毽子是休息时男生的步调(蛙跳)和步调比赛。中午午休和下午放学后,男孩们和更多的参与者一起参加各种围攻游戏,这些游戏规模更大,更刺激,也更激烈。晚饭后,还有各种纸牌游戏,如扑克牌和扇面牌,对运动能力有很好的刺激作用。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游戏不知道是谁教的,也没有组织起来。它们都是由高年级到低年级的学生玩的。他们的体育运动在当时非常受欢迎,这取决于他们自己的活力。然而,随着电子产品的兴起,人们的注意力逐渐转移,这些游戏都消失了。

广东省金融学院和广东省社会科学研究基地“广东省青少年健康促进和体育发展决策咨询研究中心”主任严旭教授表示,事实上,这些运动会很好地展示了体育的魅力及其功能和价值。然而,由于体育教学大纲和教学中存在的问题,人们对体育失去了兴趣,对体育锻炼有了错误的认识。"人们认为体育很无聊。"

严旭对广东省的调查发现,50.23%的体育教师认为体育课程的教学方法存在问题,48.36%的体育教师认为体育课程的教学大纲和教学内容存在问题。

严旭的一项调查发现,无论是《学生体质健康标准》的测试项目、高中入学考试项目还是日常体育教学大纲都属于应试教育。为了应付考试,一阵风似的锻炼不能激发孩子对运动的兴趣或培养他们的运动习惯。

因此,严旭认为,当前学校应该改革体育课程和考试项目,提倡快乐锻炼,激发孩子的兴趣,让孩子完成体育课,自己玩耍,自己组织比赛,他们的身体素质自然会提高。

杜南关于青少年身体健康原因的第二份报告共列出了12个不利因素。这需要时间,而且很难一一解决。

严旭认为,最有效的方法是在国家一级进行顶层设计和系统改革,地方政府也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他认为,抓住管理层的鼻子,有限的场地和设备,有限的资金和有限的体育教师可以充分发挥他们的最大作用,许多国家和地方的措施可以进一步实施。

严旭认为,广东省的改革可以通过建立一个监测和评估该省青少年身体健康数据的平台来开始。严旭说,经过多年的努力,广东省在硬件和管理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尤其是,管理层越来越关注年轻人的身体健康。

在严旭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截至2018年12月,广东省大多数学校已经按照教育部的要求实现了《学生体质健康标准》(以下简称《标准》)的全面覆盖。这是一项非常重要和巨大的任务。88.3%的学校需要13天完成考试,84.1%的学校需要投资28,000元以上。在此基础上,估计该省将至少花费4.2亿元来开展这项工作。

严旭认为,标准的测试工作耗费了如此巨大的人力物力,测试报告数据的可靠性不高,这是非常遗憾的。

他说,根据规定,测试数据由学校直接在系统中报告,导致缺乏有效的监督。学校的直接行政部门和地方政府也看不到这些数据。孩子的身体健康水平如何?儿童、家长、行政部门和地方政府无法看到准确的数据,也无法得到及时的反馈。

“既然这项工作投入如此之多,基础如此之好,我们就应该走完最后一公里,让数据充分反映价值。”严旭表示,虽然由于上层系统的设计,很多学校的反馈系统运行不佳,但广东可以在这项工作的基础上建立大数据的监测和评估平台,并与其他管理方法合作形成科学的监测和评估系统。

严旭认为,首先,应该有一个正常的监测机制来确保数据的真实性,以便能够根据实际情况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此外,应建立数据发布机制,及时向社会和各级政府发布学生的身体健康状况,并通过大数据分析存在的问题,提出相应的策略建议。

采访:韩小娟,刘军实习生,杜南首席记者

© Copyright 2018-2019 katherynsins.com 六村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